洋葱炒羊肉

♥狛枝凪斗♥(超级弹丸论破2)
狛日
♥宁舟♥(欢迎来到噩梦游戏)
舟乐

热爱模拟、建筑类游戏,感觉模拟人生简直能玩一辈子233333
想学画画,学粘土,学唱歌,学做物品mod等等等等(然而懒死

_(:з」∠)_

还是把未完成的狛神车锁掉了

重新看几遍,感觉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偏离脑洞很多,偏离本篇设定更多

把不成熟的东西放出来了,抱歉_(:з」∠)_

以后会试着把一篇完全码出来再发的,现在这样节奏太不稳定了orz

一个月后就能愉快的产毒草了w


最后表白狛枝小天使♥

查看更多

跟风发张行情图

1,花怜

毫无疑问的糖

阳光总在风雨后~

长刀之后就是糖~

2,双玄

可能是我比较悲观,但我们离过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_(:з」∠)_

娘娘现在还在怕黑水,这是无法辩驳的

一方是兄长,一方是全家,还是看秀秀怎么写吧…

一直以来专吃小甜饼的我已经无法把握双玄的情感了orz

但是还是不忍心抛…

不过最近十几章双玄股还是有所回升的,背景所限,我觉得目前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

毕竟没有什么大家猜测的小黑屋剧情www

3,权引

最近的几章里,卷卷表现的还不错,可以说是一直在为权引加分

权一真和引玉的矛盾点已经被君吾彻底摊开,引玉也做出了抉择,虽然还不是完全的心无芥...

【天官赐福/双玄】中秋宴(中)

贺玄低头看着酒杯,心中却在周围神官中选定了传酒目标——谢怜。 
 
对于血雨探花的身边人,贺玄倒是有点难得的好奇心。 
 
他与血雨经历不同,但在几百年里境地倒是有几分相似。血雨坐拥鬼城,偶尔有闲心在赌坊或街市活动时也是前呼后拥,看似热闹快意,但实际却是孤零零的度过了数百春秋;而他,死后为鬼,为解疑一步步历练和吞噬鬼怪,而后又卧底上天庭,始终为了生存和真相步步为营,也从来都是一个人。 
 
想到这里,他眼前又浮现出那只白净修长的手。 
 
不再深思,他看似无意地将酒杯传给谢怜,鼓点却在酒杯辗转到谢怜手中时就猛然止住。 
 ...

查看更多

【天官赐福/双玄】中秋宴(上)

中秋佳节,圆月皎皎。
贺玄望向空中的玉盘,却清楚自己无亲可思,只好埋头于桌上的玉盘。
他的位子是师青玄所选,位置极好,是神官们推杯换盏的交际妙地。
贺玄却专心大吃,与四面的热火朝天格格不入。即使就在身边,也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,横亘在他们之间。
贺玄一派惯常的毫无所谓,但师青玄却对他的“孤僻”看不过眼,即使和其他神官聊得火热,也要见缝插针的努力引贺玄说上两句。
“明兄,难得的中秋宴,你难道又要吃过去?”师青玄看着贺玄旁边干干净净的盘子,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。
“饿。”贺玄只是简略回答,完全没有抬头的意思,仿佛和师青玄多说一句都是对吃饭时间的浪费。
“明兄”熟悉的清亮声音再次响起,...
查看更多

【天官赐福/花怜】掷骰子

关于一切尘埃落定后花怜的有爱日常♡
等不及情感进展先自己发糖甜一甜再说www

这天闲来无事,谢怜坐在桌前,突然对桌上的骰子起了兴致。虚握在手中晃了两晃,投下——两点;再投,还是两点;又投,依然。
谢怜再次目睹从未变过的坏手气,早没了芥蒂,只觉得好笑。
他的气运为何如此差?谢怜手指轻点掌中做工精巧的六面骰子,人间传言气运守恒,但他身上,怕是没有这一说吧。
谢怜玩着骰子,无意间抬头,却见一身形颀长的红衣青年走来,他容貌出色,平日披散的长发被扎成了高马尾,显得邪气收敛,竟不像一个鬼王,反倒比天界武神更适合供奉。
谢怜看到花城稍歪的马尾,有点歉疚,今日是他帮花城束的发,没想到却歪了,不过想起自己边为花城束发边...

查看更多

厚着脸皮加了摄影的标签…

不知道算不算全职官方发的第一颗王杰希x高英杰的糖www
说真的感觉这对很有爱呀~
为什么这么冷qwwq
希望第六集能炸出来一些粉吧…

草叶风清(小段子)

1,我在这里呢

“好软啊…”冯清把手放在学校甬路旁的灌木新叶的叶尖上,这样稍显满足的感慨着。
随着向前走动的步伐,水嫩的绿色小叶轻轻柔柔的拂过手掌,感受着手下蓬勃的生命力,冯清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。
她与旁边女孩十指相扣的右手立刻被握得紧了紧,冯清以询问的目光看向身旁的曹叶。
“她们在向我炫耀”,女孩平静地开口,仍然紧握的手却暴露了她无缘无故的小吃味,“她们说你更喜欢冬青卫矛。”
“别听那群大叶黄杨胡说,我明明最喜欢黑麦草。”
“我在这里呢。”黑麦草少女曹叶说道。
“???”冯清有点无法理解恋人的意思。
“我就在这里,你还要去摸她们,难道我不好摸吗?”
冯清笑了起来,把手伸过去温柔地摸了摸曹叶的柔顺长发,顺便...

查看更多

四个999啊…

©洋葱炒羊肉
Powered by LOFTER